|   收藏夾  |  咨詢幫助

韓松:談談年鑒編以致用

2019-01-24 下午 03:37:32    來源:《廣東建設年鑒》    點擊數:

  年鑒為什么要強調編以致用?

  首先,這是由年鑒的屬性決定的。

  什么是年鑒?

  1990年版《中國大百科全書·新聞出版卷》給出定義:“年鑒是匯集一年內重要時事、文獻和統計資料,按年度連續出版的工具書。”

  1992年版《出版詞典》認為:“年鑒是匯輯一年內全面的事實資料,綜述基本情況,評述重大事件、最新成就,以及縱橫比較、展示趨勢的工具書,是一種逐年編纂出版的連續出版物。”

  1999年版《辭海》表述為:“年鑒是工具書的一種,匯集編纂前一年或最近若干年的各方面或某一方面的情況、統計、資料等,以供參考。一般逐年出版,如《中國百科年鑒》《世界經濟年鑒》等。”

  中國年鑒界的著名專家許家康在其專著《年鑒編纂入門與創新》中說:“年鑒是逐年編纂連續出版的資料性工具書。”

  2006年5月18日,國務院《地方志工作條例》第三條規定:“地方綜合年鑒,是指系統記述本行政區域自然、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社會等方面情況的年度資料性文獻。”

  根據工作實踐和心得,我對年鑒給出定義:年鑒,是逐年編纂公開出版發行的內容真實準確、資料全面權威的實用性工具書。

  這個定義,有兩層意思。技術層面的關鍵詞是:“逐年”“公開”“實用”“工具書”。

  核心即本質層面的關鍵詞是:“真實”“準確”“全面”“權威”。強調的就是一個“實”字。簡而言之,年鑒,就是真實實用的工具書。

  既然是工具書,那么就必然要求編以致用。

  其次,在編以致用這個原則問題上,目前還有不同意見,也有不完善、不完美甚至不達標的情況,值得重視和糾正。

  所謂不同意見,大致有:一是擔心強調編以致用,會降低年鑒的權威性,降低自身格調。二是對于“用”,有不同的解釋與見解。為誰用?怎樣用?是官用,還是民用?是多數讀者使用,還是小眾使用?是大用,還是小用?是偶爾用之,還是隨時可用?三是,究竟哪些內容是可用的,那些內容不太適用甚至無用?都存在不同看法。

  我的意見是,強調編以致用,不但不會減損權威性和格調,反而是增強了權威性,提高了格調。這是因為,只有真實的、樸實的、實用的年鑒,才是有權威的年鑒,才是好年鑒。能編出這樣權威的實用性強的好年鑒,才是事業心和使命感強烈與飽滿的名實相符的忠實的年鑒人,年鑒和年鑒人都具有高格調。

  至于“用”,當然是以讀者適用和方便使用為目標。官用民用相一致,越多人覺得可用就越好。大用小用相得益彰。大中有小,以小見大。實事求是,不要迷信“大用”。有些內容,一時看來也許用處不大,但是,從長計議,不可或缺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可能用處不可低估,甚至越來越大。因為年鑒既是當下的工具書,也是可以存之久遠的歷史書。備查備考,隨時可用。藏之后人,如同醇酒,越陳越香,豈不美哉!

  對編以致用,我贊成持一種開竅的、開放的、開明的態度。

  接著談一談年鑒的用處。

  年鑒是紀錄片,年鑒是指南針,年鑒是大鏡子,年鑒是百寶箱。這四個“是”,是一種形容與借代。一種形象的說法,便于我們理解。

  紀錄片,說的是,年鑒真實記錄上一年度發生的真實的大事、要事、新事、特色鮮明的事、有啟迪性的事、有趨向性的事,以及在這些事件中起作用的重要人物、杰出人才、知名人士。

  指南針,說的是,年鑒所提供的資料、數據、信息等內容,可以向本地區本部門本行業的領導機關和業務人員提供各種指引、借鑒以及幫助。

  大鏡子,說的是,年鑒通過展示基本概況,信息發布,記載歷程,還原一定時間一定地域一定范疇的事實真相與事物全貌,讓使用年鑒的人們,像照鏡子一樣準確洞察與明辨是非,起鑒戒作用。

  百寶箱,說的是,年鑒包羅萬有。綜合性年鑒,宏觀的,社會、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軍事、體育、歷史、地理、人口、自然、資源、環境、宗教、民情、風俗等等知識與資料無所不包;微觀的,大眾需要的各種數據與圖表資料,打開年鑒都可以各取所需。而專業性年鑒,則提供了本行業最權威和最齊備的宏觀、中觀、微觀資訊、信息與數據。使用專業年鑒的人們,一鑒在手,寶貝全有。覽鑒有益,用鑒有路。

  編以致用,就是要將自已所負責編纂的年鑒,編成可以起到記錄片、指南針、大鏡子、百寶箱作用的年鑒。

  怎樣達到這個要求呢?從幾個環節上說:指導思想,工作環節,素質技能,總結經驗。

  編纂年鑒的指導思想是什么?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。我的見解是,千條萬條,以人為本,辦鑒為民是第一條。

  大家知道,中國共產黨執政已經進入第70個春秋,治黨治國的指導思想經歷了三個階段,從文革前的“以階級斗爭為綱”,到改革開放初期的“以經濟建設為中心”,再到“以人為本”。這是翻天覆地的了不起的進步。以人為本,就是執政為民。那么,辦鑒為民,就順理成章了。

  年鑒,提供真實可靠權威全面的資訊、信息以及資料,保證了公民的知情權,幫助公民監督政府執政為民,利于萬眾一心建設中國美好的明天,也可以提高中國公民的人權狀態。

  人類文明進步必須保障和維護人權。知情權是人權的組成部分。2018年12月10日,紀念《世界人權宣言》發表70周年座談會在北京舉行。中共中央總書記、國家主席習近平發了賀信,強調《世界人權宣言》是人類文明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文獻,對世界人權事業發展產生了深刻影響。中國人民愿同各國人民一道,秉持和平、發展、公平、正義、民主、自由的人類共同價值,維護人的尊嚴和權利,推動形成更加公正、合理、包容的全球人權治理,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,開創世界美好未來。大家所參與工作的年鑒編以致用,利于保障與維護公民的人權,是一件十分光榮的事情。

  從年鑒這種出版物的產生、發展與繁榮,走向成熟與輝煌的歷程來說,也激勵我們必須辦鑒為民,辦鑒為用。

  年鑒自何而來?比較流行的說法是,年鑒,有兩個源頭,其一是年歷,世界上最早編纂的年鑒,始于13世紀的歐洲大陸。英國哲學家培根在其1267年出版的《大著作》中已經使用外國年鑒中有關天體運動的材料。15世紀的歐洲,有一部頗有影響的年鑒,是由德國數學家、天文學家雷格蒙塔努斯(1436—1476年)于1457年編纂出版的。內容主要是記載時令節氣、天文氣象等。年鑒的第二個源頭是產生于英倫三島的年刊、年書(Yearbook),以后,德、英、法、意、美等國家先后出版了數以千計的各類年鑒。一般說來,年鑒的出現及發展,與工業化催生、社會進步需要、信息交流頻密息息相關。

  中國的年鑒出現較晚。最早的是出現在清同治三年(1864年)的《海關中外貿易年刊》。從那以后,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20世紀中葉,乃至改革開放前的20世紀80年代之前,年鑒在中國寥若晨星。原因何在呢?是不是與當時生產力水平不高,工業化進程緩慢,資訊不發達,公民的知情權沒有被提上議事日程有關呢?從1980年開始,伴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雄偉步伐,中國的年鑒終于迎來大噴發大發展的喜人局面。最早問世的是當年《中國百科年鑒》《中國出版年鑒》等6種年鑒。地方上,《黑龍江年鑒》《廣州年鑒》也在此時誕生。本人曾經服務過的《廣東年鑒》誕生于1987年,在中國省級年鑒中,屬于創刊較早的。那一年,全國已經有各類年鑒140部。短短幾年時間,年鑒數量由個位數上升到百位數。辦得好的年鑒也在呈上升態勢。在全國權威性專業性質量評比中,《廣東年鑒》連續蟬聯特等獎即最高獎。當下,全國各類年鑒總共已經超過3000種。數量已經蔚為大觀。質量上乘之作也已經令人刮目相看。但是,從更高的要求來看,我9年前說的話似乎還沒有過時:

  “總結年鑒發展歷史,環顧當下年鑒園地,中國年鑒事業方興未艾。中國年鑒的整體水平和影響力仍然有待提高,中國年鑒人任重道遠,必須保持清醒的頭腦,開拓進取,扎實工作,不懈努力。”

  不懈努力,方向何在?著力點在那里?答案是:辦鑒為民,辦鑒為用。年鑒必須編以致用。展開來說,就是必須將年鑒努力辦成讀者大眾喜愛的真實、權威、均衡、全面、切實可用、能發揮當下工具書以及傳世歷史書作用的出版物。

  此即第一說,從指導思想說開來。

  從工作環節上說。辦好年鑒,一般都經過這幾個步驟:提出設想、制定規劃、草擬提綱、組織力量、編制框架、撰寫條目、編輯加工、制作圖表、征收圖片、圖文合成、裝幀設計、校對審定、印刷出版。這些環節,都離不開一個“磨”字。編纂思想與編輯理念的碰撞以及人員隊伍的磨合,編纂人員所需素養、專業技能與工作技巧的磨練,工作過程中消滅差錯、提高質量的琢磨。

  從素質技能上說。我曾經將年鑒人的素養可以概括為四個方面:思想政治素養、文化與文字素養、年鑒的專業素養、年鑒人的人品與人格素養。一共18條。我調侃為十八般武藝。有興趣的朋友,可以找來廣東建設年鑒2013年編印的小冊子《年鑒輔導文集》看看。那些個說法,幾乎都是老生常談,沒有多少新意。如果說有個人創見的,也許是第17條和第18條:淡泊名利,事業為重。計利當計天下利,求名應求萬古名;實事求是,俯仰無憾。對得起天地良心,對得起蕓蕓眾生,經得起歷史檢驗。何出此言?因為辦鑒為民,編以致用,往往需要膽識、勇氣與擔待感。

  從總結經驗上說。《廣東建設年鑒》已經編纂出版了第十本。需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。在跨入第二個十年,走向新的成就的時候,需要認真地總結經驗。以期在編以致用上有新的作為。依我看來,總結經驗,不妨作作加減乘除。

  加,增強年鑒工作的光榮感責任感,增進創新精神,增加實用性內容,增添供應新內容新資訊,滿足大數據時代媒體受眾的新需求。

  減,減少實用性弱或者基本上是單向灌輸性內容。繼續減少官話空話套話。減少和壓縮領導機關工作的相關內容。有些部分,可以合并重組。年鑒的體量適當減縮,瘦身。

  乘,乘勢而上,發揚成績,邁上新的發展高峰。

  除,破除驕傲自滿和求新無門的畏難情緒。籌劃新舉措,鼓勵創新,允許嘗試,允許交學費。(本文作者 韓松 是《廣東建設年鑒》編委會顧問、廣東年鑒社原社長)

責任編輯:廖靜
云南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电视竖屏